當前位置:書墨寶>歷史軍事>上官若離東溟子煜> 卷二第93章:雲泥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卷二第93章:雲泥(1 / 2)

在地里砍白菜的錢老太一直身子看到了容川,驚喜地道:「容川回來了!」

正蹲著捉螞蚱的五郎一聽,騰的站起身,看到容川,小奶音兒飆起來,「容川哥哥!」

然後,就往地頭這邊奔跑,深一腳淺一腳,還時不時地跳躍一下。

那些幫大人幹活的孩子們也不幹活兒了,一個個的都站起來看。他們也想像五郎一樣跑過去迎接,可他們有些不敢。

他們知道容川是王爺的兒子,老大老大的官了。再看容川那一身錦衣華服,那通身的尊貴氣質,他們就不敢像以前一樣對待他了,只翹著腳眼含羨慕地望著五郎奔向容川。

凌玥頓住畫筆,急忙轉頭,就看到容川一身靛藍色勁裝錦袍,如松如竹,昂首闊步而來。田野的風吹的他衣袂翻飛,髮絲飛揚,少年如玉。

凌玥眸中閃過驚艷之色,微微眯起了眼睛,翹起了唇角。

容川長的還挺俊俏,氣度也是卓爾不凡,都趕上自己那幾個皇侄了。

容川隔空與凌玥對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此時,五郎跑到容川面前,張開小胳膊抱住了他,高興地道:「容川哥哥,你怎麼來啦?」

容川面帶笑容,揉了揉五郎的頭髮,「來看看你們,五郎長高了?」

「我當然長高啦,我已經這麼多天沒見到容川哥哥了!」五郎大眼睛晶晶亮亮的,為了表示多,伸出兩隻髒兮兮的小巴掌,手指叉開著。

凌玥走過來,輕拍了一下他的小手兒,笑道:「加上腳丫子都不夠,容川哥哥已經半年多沒來了。」

容川抱歉道:「這些日子發生了很多事,就沒來看你們。」

五郎小手一揮,小大人兒一般的道:「沒事,沒事,你好好的就行。走,家去,讓我娘給你做好吃的。」

那口氣,那神態,倒是挺像錢老太,熱情真誠,來了先張羅飯。

凌玥笑道:「對,家去,吃好吃的。」

說著,回頭去收拾畫架。

「好,」容川答應了一聲,過去幫忙,將她的畫取下來,卷了卷放進懷裡,單手提起了畫架。

「容川哥哥,我幫你!」五郎幫忙,在後面抬住了畫架的底部。

凌玥一看他倆能行,就拿起了凳子。

錢老太他們也抓緊將菜裝到手推車上,好回去給容川他們做飯。他們知道,來的肯定不是容川一人,至少有二十個侍衛呢。

錢老太讓兒子兒媳推車,自己挎著籃子裝著一個掛霜的南瓜,往家走。

何老太也挎著籃子,快步追上來,用胳膊肘撞撞錢老太胳膊,下對著前面並肩走著的容川和凌玥努了努嘴,還嘰咕嘰咕眼睛。

錢老太白了她一眼,沒好氣地道:「眼睛有毛病啊?」

「嘖!」何老太嘖了一聲,湊到她跟前,小聲道:「你不覺得容川和四丫很般配嗎?若是湊成一對兒……」

「呸!」錢老太啐了她一口,「閉上你的嘴,別沒事胡噙!兩個孩子都還小呢,什麼都不懂,你就往臟處想!」

何老太委屈道:「嫂子!天地良心!我這是為四丫好!他們不小了。這都快過年了,容川過了年就十三了,凌玥也十歲了,定親真不算早。」

錢老太冷哼道:「你別胡咧咧!容川那是什麼人家的孩子?咱家是什麼人家?人家是那天上的雲,咱家就是那地上的泥!

婚事就講究個門當戶對,不般配,想也別想。你可別嘴上沒把門兒的在外面胡扯八道,若是懷了我四丫的名聲,我摁死你!」

何老太嘖了一聲,道:「大嫂這話說的,四丫是我親侄孫女,她名聲壞了,對我有啥好處?這不是咱妯娌兩個私下說話嗎?不行就不行唄。」

錢老太給了她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兒,道:「你吃飽撐的沒事,給大郎物色物色,看誰家姑娘合適。

大郎過了這個年都十八了,他爹這個時候,他都出生了。問他看中誰,他總說不急,沒看中的姑娘,唉!」

何老太往上掂了掂籃子,道:「這事兒,我還真注意過。但是咱家大郎被他四叔帶在身邊教的,又機靈又懂事又有本事,長的又帶勁,咱們這夥人里的姑娘還真沒配的上他的。」

錢老太被她這馬屁拍的,很是舒坦,笑了出來,「這倒是!但咱們剛落腳,沒根沒基的,附近村裡的好姑娘怕是不願意嫁過來。」

何老太道:「別著急啊,等四兒考個功名,又有容川這關係在,就有媒人自動上門兒了。」

錢老太嘆息道:「但願吧。」

她擔心東溟子煜這麼多年沒摸書了,現在又天天去礦上幹活兒,就晚上的功夫看看書,這次會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