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玄幻魔法>怪物剋星:一拳解決真有意思> 107 當狗也要認準主人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107 當狗也要認準主人(1 / 4)

「馬爾西想利用趙九州搞我?」

「趙九州是馬爾西的人?」

「馬爾西家裡,也有長得胸大屁股大的漂亮孫女???」

懷疑的力量,向來是無聲而又迅猛的。

疑心一旦出現,便難以遏制。

徐毅光連續三天被搞兩次,如果說第一次被威脅擰斷脖子或者擰掉腦袋是巧合和意外,那第二次又聽到同樣的威脅,能不能算是威脅者的某種心聲?存在於韓克用和周明誠之間的猜想,很快同樣的,通過徐毅光這種倒霉蛋當事人,又傳到了新任代盟主徐泰來的耳中。

徐泰來得知後,整個人的狀態當場就不對了,生怕馬爾西真的一口氣咽不下,指使趙九州這個生瓜蛋子,搞出什麼大逆不道的案子來。比方說暗殺代盟主之類的。至少在徐泰來眼中,像趙九州這樣的「獵魔師莽夫」,是絕對能幹得出這樣的事情的。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擁有無限的暴力,卻沒有經受過學術院的教育,腦子裡充滿肌肉,目中無人,又志得意滿,很容易就會被眼前的成就遮住雙眼,膨脹到以為他做什麼都沒關係。

而且更可怕的是,如果他真的犯下什麼案子,以白銀盟目前的力量,或許還真的哪怕沒什麼太多的辦法。而且的而且,如果他這個代盟主犧牲了,那生命可沒第二次啊!萬一白銀盟上層和趙九州之間妥協綏靖起來,到時候豈不是連個給他喊冤的人都沒有……

徐泰來越想越卧槽,突然扭頭就問江思齊:「我出訪西北六盟的行程,你跟戍衛堂說了嗎?」

「說了。」江思齊也不知道徐泰來接完徐毅光的電話後,為什麼突然變得如此緊張,但他也不關心,只是公事公辦地回答,「您讓趙九州貼身保護的事情,也聯繫下去了。」

徐泰來聞言,臉色一瞬間刷的一下就白了。

還貼身保護?

他搞不好要貼身弄死我啊!

……

「我去貼身保護他?」

列車的餐車裡,趙九州聽到魏以待的傳話,不由得有點抵觸。他和徐家的關係現在很微妙,前幾天他還沒發達那會兒,徐家擺明了是在威脅他,不管是徐震還是徐驍,都是拿他當狗來培養的態度。甚至讓安安陪在他身邊,也都明顯存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安安耳朵後面的那個印記,要不是球球有吸收靈力的技能,或許要糾纏她一輩子。

趙九州可是到現在一直記得,安安被折磨得差點要高空跳車自殺,也記得他和徐家之間,還有一筆那個名叫文叔的中年人的血債。他還敲詐過徐震,打穿過徐震一隻腳。樁樁件件,他和徐家之間,到現在已然只剩權錢交易的關係,卻談不上任何意義上的交情。

在這種情況下,這個新上任的、甚至都還沒正式卸下盟下玄武堂堂主職務的臨時盟主,這個幾乎全世界都應該知道,他就是東南州徐家代言人的傢伙,居然讓自己去給他做跟班?

怎麼的,當了盟主,就覺得自己是個人了?

「也不能說是保鏢。」遠不如趙九州眼下這般,能站在白銀盟運行邏輯最根源處考慮問題的魏以待,這時見趙九州好像有點不滿,只能以他的身份,小心地解釋並勸說,「是陪同盟主隨行人員。趙部長,這對盟下各堂各部來說,是榮譽啊。白銀盟盟主,已經幾十年沒出訪過外盟了,連去朱雀盟、金獅盟和白鷹盟,都是玄武堂堂主為代表過去……」

朱雀盟、金獅盟和白鷹盟,就是白銀獎禮盟被封鎖上百年,全世界僅剩的三個還和白銀盟有外交關係的小盟。朱雀盟在南州以南,和白銀盟接壤。白鷹盟在社稷州東北位置,陸上接壤一部分,隔著白銀盟的東海州大洋,也遙遙相望。金獅盟則位於黃金盟大陸以南。除了這三個小盟,世界上再沒有其他小盟願意接受白銀盟的正式官方訪問。

這些年白銀盟的外交工作,基本都是以玄武堂的名義展開,但說白了,其實就是徐家打著玄武堂的名義,帶著花家、聶家等等家族,滿世界做買賣而已。

盟與盟之間水火不容,但「民間」往來卻打得火熱。

這就是白銀盟對外關心,眼下的真實現狀。

當然這些事情,趙九州有的知道,有的還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早晚也會知道。但僅就現在的情況來說,趙九州壓根兒也不在乎這些,跟他有半毛錢關係嗎?

沒有。

他終歸只在乎一件事,「我陪他去一趟,能升職嗎?」

「呃,那路上只要順利,積功是肯定的……」魏以待有心無力地勉強哄著眼前的祖宗。

趙九州卻不是那麼好糊弄的,直接道:「積功算什麼?那得積多少功才能升職啊?不能升職的積功,那叫積功嗎?」

「趙部長,這種事,您問我,我也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