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都市言情>快穿:男配也有主角光環> 第十四章:成為嬌慣皇子後(14)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四章:成為嬌慣皇子後(14)(1 / 2)

談謹色還真愣是沒想到送膳食的太監會是墨斛吩咐的,他嗯了一聲,讓小太監腿去了。

自己好像還沒刷墨斛的好感值啊,談謹色正疑惑著,突然就傳來了當事人的聲音,嚇得他一個激靈。

墨斛:「……」我長得很可怕嗎。

談謹色反應過來,尷尬的咳嗽了幾聲:「有何事找本宮。」

墨斛高大的個子,雖然確實很俊美硬朗,但那總是一副冰冷的面癱臉。

「沈世子這幾日一直纏著守門太監要求見殿下,殿下說過想安靜休息,屬下便沒有讓他進來。」

談謹色眉梢一挑,這個小白眼狼怎麼好意思想見他,自己的氣可還沒消呢。

墨斛觀察著談謹色的表情,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七殿下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還懶洋洋的閉眼躺在了貴妃椅上。

「本宮現在不想見他,讓他滾。」談謹色決定先讓沈雁州吃點苦頭,他才不要當大冤種。而且如果是原主的話,那傢伙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墨斛應了一聲,在轉身離開的時候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他很滿意談謹色的回答。

一直守在宮殿門口的沈雁州緊張的攥著手,手心裡都出了汗,自從知道七殿下為他所做的事情之後,沈雁州每天晚上都會失眠睡不著。

這些天沈雁州並沒有親耳聽見談謹色拒絕見人的傳話。

每次都是那身黑衣的暗衛攔著他,沈雁州甚至都認為他是故意不讓談謹色見他的。

病弱世子在心裡自我安慰著,只希望這一次七殿下可以允許自己見一面。

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沈雁州再次被拒絕了。

墨斛沉著眸子,靜靜望著快要站不住身體的世子:「屬下勸您還是不要再費力,七殿下說了,誰都不見。」

沈雁州咬了咬唇瓣,越想越覺得是墨斛故意的,眸色一閃而過的陰沉:「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是七殿下真的不想見我。」

墨斛笑了,可這抹笑卻沒有達到眼底:「屬下確實沒證據,但屬下還是想告訴世子七殿下說的原句。」

「本宮現在不想見他,讓他滾。」

他故意學著談謹色的語氣,學著談謹色說這話時那蠻不在乎的表情。

這宛如一根針,狠狠的扎在了沈雁州的心窩子上,他眼眶瞬間變紅,卻又不知道用什麼話反駁,只能沉默著不說話。

墨斛不想再跟耗下去了,這真是在浪費他的時間,丟下一句「世子請回吧」就轉身離開了。

沈雁州看著華麗碩大的宮殿,他眼眸顫了顫,徑直的撲通一聲跪在了殿門口,這讓看門的小太監都嚇得不輕,趕緊給談謹色傳信了。

談謹色知道後也是被沈雁州這cao作給整不會了,小狗崽子給他使上苦肉計了?

喝喝,他才不會心軟。

*

這天氣說變就變,上午的時候還是大晴天,這一到下午卻吹起了冷風。

談謹色因為太困就睡了個午覺,他從柔軟的床榻上坐直了身體,眼眶微微泛著紅意,打了個哈欠。

周圍紅色紗簾隨著談謹色的動作飄蕩不定,他穿在身上的青色裡衣已經凌亂不堪,緩緩散落下來,露出雪白的脖頸。

床榻的顏色更是襯托著他的臉頰更加白嫩,睡醒的美人就像是世間蠱惑人心的毒藥。

談謹色睫毛上翹微顫,顯然是還沒有睡醒,他聲音暗啞:「來人。」

進來的是個宮女,她不敢抬頭,只用低頭瞬間的餘光看見了床榻上那美艷絕色的七殿下。

「奴婢在。」

「沈雁州還在宮殿門口跪著嗎?」

宮女頷首:「是的,沈世子已經跪了快四個時辰了。」

談謹色微微蹙眉,沈雁州來真的啊。

「過來給本宮更衣。」

宮女拿來了一件比較厚的雪狐裘披在了他的身上,還貼心的告訴談謹色外面又降溫了,吹起了冷風。

談謹色掀起了漂亮的杏眼,懶洋洋的嗯了一聲,他看著外面的天漸漸黑了,便讓宮女點著油燈跟他一起出去。

沈雁州一直知道自身的體質很弱,在他剛跪不久的時候,頭就開始犯暈。可他並沒有起身離開,而是挺著背,一聲不吭的跪了四個時辰。

而溫度也隨著緩緩降了下來,冷風吹紅了他的臉,沈雁州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希望談謹色能見他一面。

冷意襲入身體,沈雁州開始止不住的顫抖,猛咳嗽了好幾聲,頭巨疼,讓他眼花繚亂的,似乎下一秒就要暈倒一樣。

直到沈雁州聽到耳邊傳來的腳步聲,油燈靠近的火光,他努力保持著最後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