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被病嬌Alpha獨佔的小哭包> chapter16懲戒在標記時還要走神的小O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chapter16懲戒在標記時還要走神的小O(1 / 2)

濃黑的夜幕吞沒了這座鋼筋混泥土構建而成的城市,繁星點點的綴在夜幕里,深夜裡的行人與車輛都有了明顯的減少。秋老虎剛剛露出馬腳,讓這個城市沉浸在微涼的夜風中,這種天氣最適合啤酒加上燒烤。

簡言辭雖然是海城的太子爺,可也會與民同歡,到路邊地道的燒烤攤來一點簡總裁不讓他吃的垃圾食品。

習慣是很難改變的一件事。

程昱摟著簡言辭的胳膊肘,挑了離油煙遠一點的位置。

這位置能吃到路邊疾馳車輛帶來的尾氣。

最關鍵是能順便擼一把低矮草叢的流浪貓。

程昱抱起一隻流浪貓,順著貓毛,一邊朝著燒烤攤的老闆吆喝:「老闆!老三樣啊,啤酒也要一打,要那個你們這裡最貴的那個啤酒!」

置身在燒烤攤油煙煙霧繚繞里的簡言辭,對流浪貓會隱隱流出一絲不同尋常的溫柔。

像夏夜的風。

像不起浪的海。

像沒有硝煙的城市。

總而言之,這樣的簡言辭是最好相處的。

簡言辭把前幾天見到的流浪貓翻了個身,檢查它的某個地方,眉毛皺起來:「它得做絕育了。」

聽到要做絕育的奶貓不樂意的滾動。

可奶貓上面還壓著手,根本起不來。

程昱嘖了一聲:「哥,你別把人小貓咪給嚇到了。」

「我又沒說錯。」簡言辭撩撥了幾下流浪貓的小肚子。

舒服得流浪貓發出了呻吟聲。

跟發情似的。

明明是公貓,還發情?喪盡天良。

簡言辭又想到了余添。

發情的公貓原來就是他那樣的。

這時候老闆將比較容易烤熟的奧爾良肉跟啤酒端上來。

程昱跟餓了好幾天似的抓了根奧爾良烤肉串,把啤酒推到簡言辭跟前,笑嘻嘻的說道:「哥,幫我開瓶酒。」

「你一個Alpha讓人開酒不害臊?」

「不。」

「我替你丟人。」這是簡言辭的一貫作風,喜歡諷刺人,但他事後一定會幫兄弟打開易拉罐。

不可方物的手指握住易拉罐瓶身,小拇指抵著瓶口,食指微微蜷縮勾起易拉罐的扣子,輕輕一扯,易拉罐的扣子就被他輕鬆打開。可能是在開酒之前有晃動過,啤酒冒出大量的泡沫,濺了簡言辭一手。

簡言辭嫌棄的抽了幾張紙擦拭他的手,並把酒遞給了程昱。

程昱沒著急喝,他撥通了一個號碼,備註是顏灝寧,還順便打開了揚聲器:

「嘟——您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怎麼會關機。」程昱鬱悶的抓了把頭頂的綠毛。

簡言辭慢條斯理的喝著古法釀造傳承百年的酒:「你打電話給顏灝寧幹什麼?他不是我同學?」

程昱心跳如鼓,不敢看簡言辭:「……估計要出事了。我讓顏灝寧約余添去酒吧,讓顏灝寧欺負余添,我本想著今晚我們喝個酒提前慶祝你抱得美人歸。這下可能要糟了。」

「你他媽有病?」

簡言辭沒矜持多久又爆了髒話,手裡的易拉罐被他給捏變形了。

白色的泡沫以及黃色的液體洗滌了他的手部。

他煩躁的攏眉:「你告訴我,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

酒吧卡座。

余添聽到顏灝寧那些話,人都快要傻掉了。

什麼又啃又咬?簡言辭就算再流氓無恥,也不會像顏灝寧一樣過分,更不會做那麼下流的事。

肩頭有尖銳的牙齒猛地扎進去,像是針錐似的痛。顏灝寧沒有聽到滿意的答案,他就發瘋的咬余添,以此來懲戒在標記時還要走神的Omega。

余添肩膀襲來酸脹感,他又痛又羞:「別咬……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強迫Omega是屬於犯罪行為。」

「我喜歡你。剛才你接受了我對你的求愛,所以我們現在是屬於你情我願的範圍內。」

「我什麼時候接受了?」余添說話聲音都模糊起來,還有點撒嬌。

顏灝寧還是那副痴迷的神色:「就是那個玫瑰花雞尾酒,這是求愛的方式。一朵玫瑰花代表我會對你一心一意。你放心,我肯定會對你好一輩子的!」

黏黏糊糊的聲音剛落下,顏灝寧又開始對余添的耳廓進行攻擊,把余添原本極為薄且漂亮的耳朵輪廓舔濕了,耳朵是敏感的地帶,甚至還因為口腔裡面的高溫而紅得像是西域的瑪瑙珠子。

又紅又迷人。

這家酒吧是有錢人消遣的地方,酒保們以及其他玩樂的人也都當余添他們是透明的。

余添的心都涼了大半。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