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被病嬌Alpha獨佔的小哭包> chapter01十八歲的二次分化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chapter01十八歲的二次分化(1 / 2)

九月的盛夏蟬鳴聲沸反盈天,天上的太陽熾熱的焦烤著棕櫚油刷過的地面,空氣更是盛滿燥熱。

高配版的黑色帕拉梅拉在路面上疾馳,在距離海城體高几百米的拐彎處緩緩停下。

車門由保鏢拉開。

妝容精緻的白女士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即將要下車的少年身上,鼻骨的墨鏡遮蔽了她內心的不舍:「寶貝,最近新聞播報,總有許多的少Omega失蹤。你還沒有分化,在學校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別被那些臭Alpha給欺負了。」

「唔,知道啦。」

至少他還是Beta,不至於被擄走。

余添那聲模糊不清的聲音算是回應,他很乖的接過白女士送過來的滑板包,跟白女士道別。

走在粗糙又凝重的路面,余添感覺到體內又出現了那種悶熱感,腿也在不斷地發軟,如灌鉛般,力氣也好似是被剝奪乾淨。

距離校門口還剩下一條巷道。

他倏然陷進黑暗中,頭髮被一把扯住。一股凜冽的雪鬆氣味像是海風一樣肆無忌憚的吹拂而來,灌入他的鼻腔,湧入他的五臟六腑。

體內的灼熱感被雪鬆氣味刺激到了,更狂肆的在他身體內亂竄。

他被推到小巷的青灰色牆面上,在摔倒前,他綺麗的臉骨剮蹭過雪松味的金屬拉鏈頭,後腰撞到牆角,疼得他悶哼出聲:「嗚好痛……」

滑板包噗通了聲,墜落在地。

響聲嘈雜,刺入余添耳膜。

「你就是勾引許乘的小三Omega?」簡言辭骨節分明的手指按住余添毫無瑕疵的玉色脖頸,手指惡劣的寸寸收緊。

雪松信息素的氣味裹挾著危險向余添逼近。

余添被撞得腦袋短暫的發懵,眼尾憋出紅暈,黑睫濕漉漉的像是被人狠狠弄過一般,他的嗓音變得喑啞,他微微掀唇,喉嚨里很難迸出完整的解釋。

他根本沒聽過許乘這個名字。

身體的某處像是被難以計數的黑蟻聚集起來啃咬般的感覺,又麻又癢。還有奇怪的Omega的玫瑰花氣味堆在他的身邊。這味道離他很近,推他的少年是雪松味,而玫瑰味可能是從他身上出現的。

Beta沒道理會有信息素。

只有一種可能。

他到了十八歲的二次分化。

數不清的玫瑰花信息素跟雪松信息素密不可分的纏裹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什麼信息素。

簡言辭虎口捏住余添的下顎,黑眸沉沉:「別給我裝傻。」

「……沒有裝,你找錯人了。」

余添發出如小奶貓撒嬌的嗚咽聲。

再配上他眼尾瀲灧的美人痣,很容易讓旁人生出不該有的慾念與想法。

惡意如潮水般將他困在小巷的角落。

濕潤的睫毛上下震顫兩下,余添眼尾一勾,他面前還有幾個染著五顏六色殺馬特專屬顏色的少年,他們用憐憫摻雜著佔有的神色看著他。只有他面前這個身量頎長的少年是這群小混混裡面最難解決的那個。

要不是他現在身體特殊,他一人可以單挑他們一群Alpha。

聽到余添的回答,簡言辭以為余添這是在騙他,激起他的怒火。

儘管小Omega長得漂亮,又軟又甜,但是主動發騷當小三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簡言辭卑劣的撐開余添的腿,手指穿過余添的脖頸,狠狠的摩挲少年的腺體,把那玫瑰花信息素給引了出來:「小三都不會承認自己是小三,老子最討厭就是小三。我告訴你,今兒這還不算完,等會我把你丟到Alpha堆里,這樣你可以騷個夠。」

「你這樣做違法了……」

余添的意識漸趨渙散,被簡言辭撫弄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尾椎骨攀爬上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這感受令他很羞恥。

他還將腳趾蜷縮起來,蹭著地面,把白色的小腳趾都摩紅了。

身體在承受極大痛苦的同時,余添還沒有忘記自救。

滑板包里有一部白女士給他買的手機,其中有一鍵報警功能。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能馬上報警,說不定還能夠絕地反殺。

冷白到發光的手指不著痕迹的往前探去,手指碰到滑板包的一角,輕車熟路摸到滑板包里的手機,並準確無誤的按了一鍵報警。

他面前的少年生性敏銳的發現他的意圖,猛地抬起板鞋,踹向滑板包,聲量陡然拔高:「你還想耍什麼花招?是想要報警嗎?」

身側的手指捏成拳狀,余添聲音裡帶著哭腔,眼尾滑出一些透亮的水澤:「沒花招、你別凶…」

簡言辭身後的綠毛殺馬特少年,眼疾手快去搶余添的包,將余添包里的東西都抖出來。

學生證

沒有了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