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千戶大人他總在織綠帽子> 第十章我將他另一條胳膊也卸了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章我將他另一條胳膊也卸了(2 / 2)

以後一定聽話之類的。

我對他的話興趣不太大,轉身去了張聞在宮外的府邸。茅遷今天雖然許多胡言亂語,不過他提醒了我一點,還真有不可能和青靄產生曖昧之情的人選。

「武功高強,可信的內官?」張聞正巧今天沒在宮裡伺候,除了一身廠公的繁複曳撒,沒戴紗帽,只穿青色長衫坐在廳里的搖椅上喝涼茶。

「有么?須得知根知底,少說認識二十年往上吧。」張聞家的涼茶不錯,我又倒一碗,荔枝卻一般,我吃了一顆就沒再碰。

張聞嘴角抽搐:「咱家今年也才二十七,上哪兒給你找認識二十年往上還得武功高強的內官?」

又一碗涼茶下肚,我道:「廠公大人自有手眼。」

張聞無奈點頭:「替你留意,對了,皇上讓你今晚進宮一趟,本來晚些時候要去你家傳信,你既來了,我便省了走這一趟。」

能進宮去見董君白於我是再高興不過的是,只是:「可青靄今夜沒人守著她。」

張聞擰眉:「日日守著她,夜夜守著她,茅遷都要被你累死了,花錢請群家丁護院能怎麼著?倒也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千戶,過於小心提防了。」

我不為所動:「我全家死光,就剩這一個妹妹,也曾差點兒死了,若是沒守住,你賠我一個?」

張聞哭笑不得:「你只管進宮去,我有人選了,明早你回來包你見著一個全須全尾的盧青藹。」

張聞是個辦事妥當的人,否則也不會二十七的年紀就坐在了東廠提督的位置上,將錦衣衛捏在手裡。

我先謝過他,出了他的大宅子上街買晚上的菜去,今日沒穿公服,只一身窄袖短打,與尋常男子打扮無異,買一隻雞竟比平時便宜了二十文。

回到家裡將雞一刀剁了頭,以滾水燙過,拔了毛斬成小塊,煮去血水,和發好的干蘑菇一起燉上,洗凈了手,才進去看青靄。

這時辰她本應在書房看書習字或在閨房繡花,不料尋來尋去卻是在後院涼亭里看見她。

涼亭邊上栽著十分修長的幾叢竹子,擋去了涼亭上邊的日頭,青靄正在亭里石桌上趴著睡覺,側臉在手臂上壓扁了,嘴巴微張好似池子里的胖頭鯉魚。

刻著「瀚」字的竹籃放在桌上,裡頭已經空了,邊上荔枝殼堆起如小山。

我:「……」

正不知如何發作,胖頭鯉魚醒了,抹了抹口水,費勁巴拉睜開眼睛,一看見我,眼睛登時變圓,扯著袖子把石桌上荔枝殼都掃進籃子里,再欲蓋彌彰地把籃子藏在了身後,一臉乖巧地看著我:「哥。」

我盧青楓活了十九載,竟不知自己是個瞎子?

我板著臉,冷眼看她。

這一招屢試不爽,她果然自己交代:「我看你今早還活著么……那就是沒毒,就是可以吃啊。」

竟然難以反駁,罷了,想來瀚王應當不會給我下毒,否則宮宴那晚我便死了,此時不必再與這丫頭計較。

青靄見我不再發作,腆著臉笑嘻嘻。

吃完小雞燉蘑菇和烙餅,天邊已經染上晚霞,我換了衣裳,抱著刀站在門口望。

沒多會兒,張聞來了,身後跟著個個頭比他稍矮一點兒面白無須的男子,想來就是張聞找的那個高手內官了。

再晚宮門得關了,太監乃是大魏朝最上道的一群人,張聞對我家的事又最了解不過,自會好好囑咐這位內官,我把青靄叫過來和他倆打了招呼,便出門往宮裡去。

照舊是那個灰衣小太監領路,到得東明殿外時,內官們已經開始上燈了。

今夜風大,吹得燈籠搖晃,燈影在紅漆窗上來回,我從廊下過,卸刀入殿門。

卻沒在裡面見著董君白身影,甚至連御前的宮女和內侍也沒見著一個。



上一頁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