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千戶大人他總在織綠帽子> 第十章我將他另一條胳膊也卸了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章我將他另一條胳膊也卸了(1 / 2)

甚至不用對比我畫在本子上的那隻籃子,就知道這是瀚王府里的那籃子荔枝。

因為籃子上還刻著個「瀚」字。

「哪兒來的荔枝啊,哥?」青靄這丫頭這個時辰了竟然還沒睡,坐在桌對面,饞巴巴地看著荔枝。

「路上撿的。」我剝著荔枝吃,桌上已經堆了一小堆殼,這荔枝汁水十分足,牙齒稍一磕碰,甜汁便溢了滿口。

青靄沖籃子伸出手。

我抓起殺氣,以刀鞘拍開她的手:「路上撿的,萬一被投毒了呢?明早我沒死,你再吃。

青靄癟了癟嘴,起身要回房。

「手上拿著什麼?」我忽然瞥見她手裡拿著的一個小玩意兒。

「木雕小貓兒,茅遷今晚雕的,好看吧?」青靄把手裡的東西給我看。

我擰起眉毛:「怎麼又收人家東西?」

青靄毫無羞愧:「我也給了他東西的,我做了宵夜給他吃,還給了他一個艾草香囊呢。」

我:「……」

拿上刀,我送青靄回房。等她關了房門,我站在門口把玩一枚荔枝核,出了廊下,回身朝廂房頂上一彈。

房頂上傳來一聲幾不可察的悶哼,接著是瓦片輕響的動靜。

「怎麼了哥?」青靄在房裡問,「房頂上好像有東西。」

「無事,是只貓,你睡。」

我輕輕一躍,無聲落在屋脊上,於夜色下看見一個竄逃的黑影,追了過去。

錦衣衛中所副千戶輕功天下第一,拿個人自然不在話下。

將人逼落在無人的巷子里,我甚至沒有興趣開口問對方的身份。

雖然蒙著面,但那一頭亂糟糟的捲髮,就差腦門上貼個「漠」或者「瀚」字。

我:「這是中京城,回去告訴你們王爺,不要太囂張。」

捲髮倒是不慌張,扶著被我打脫臼了的胳膊不卑不亢道:「禮尚往來,千戶。」

我將他另一條胳膊也卸了。

慘叫聲回蕩夜空。我尾隨他去了瀚王府,看見瀚王親自替他將移位的胳膊接回去,又是兩聲痛徹心扉的慘叫回蕩。

被卸了兩條胳膊又被接了兩次的那個捲毛漢子滿臉是淚,廳里氣氛低沉一屋子的捲毛都沒說話,被攪了清夢的瀚王臉色也不好看。

我心滿意足回家睡覺。

第二日我往錦衣衛衙門跑了一趟,茅遷正好出任務回來,碰上了。

「大人。」茅遷朝我隨意地行一禮,奇怪道,「你最近的任務不都在晚上,怎麼白天來了?」

「來找你。」我把木雕的兔子和小貓兒朝他丟過去。

茅遷接住一看,臉色微微一變。

我:「我讓你替我守家門,你倒是好,監守自盜?」

茅遷滿面通紅說不出話來,慢吞吞從懷裡摸出枚丑不拉幾的香囊來給我。

我一看,好傢夥,竟和送董君白那枚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青靄這丫頭女紅也太差了些。

「你快升百戶了,公務也忙,以後入夜不必去我家守門了。」我把香囊扔回給他,「這個你留著吧,別讓人瞧見了。」

茅遷掙扎:「錦衣衛里你最信得過我……不讓我去,那讓誰去保護小姐?」

青靄早過了及笄,錦衣衛兒郎就沒有長得歪瓜裂棗的,個個都相貌堂堂,青靄這丫頭又不像尋常人會怕錦衣衛,日日安排錦衣衛去家裡,難免日久生情。

可我不想讓青靄喜歡上錦衣衛中任何一個人,她有一個錦衣衛哥哥已經夠倒霉的了。

「大人,你公務繁忙,尤其最近總在夜晚出任務,青靄一個人在家就很危險……」茅遷壓低聲音勸著。

我想了想,道:「我會再找人的。」

「能找誰?」茅遷道,「自從那次被混進家丁里的仇家在青靄飯菜里下毒,你就遣散了家裡所有僕役,不敢再請家丁丫鬟,又要信得過,又要武功好,又得不對青靄小姐產生愛慕之情,這樣的人哪裡去找?除非找個女人給你看家護院!」

他越說越激動,臉都紅透了,最後委屈地來了一句:「總之她又不會看得上我……不就行了嗎?」

青靄那丫頭腦子與尋常人不大相同,誰知道她會不會腦子犯抽眼睛發瘸看上茅遷?

而且茅遷這次太不聽話了。

我冷冷看著茅遷,半晌,他低下了頭:「屬下知錯。」

「你去王千戶手下吧,他很欣賞你。」我說。

茅遷臉色驟變,語氣比平時敬重不少:「大人,屬下自打進錦衣衛就跟著您,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屬下……」

我打斷他:「兩個月之後回來。」

茅遷臉色又稍稍緩和些,單膝跪地表了一通忠心並且表示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