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千戶大人他總在織綠帽子> 第八章總覺得這兩個小丫頭看起來有哪裡不太對勁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八章總覺得這兩個小丫頭看起來有哪裡不太對勁(1 / 1)

「所以楓哥你根本沒有說服皇兄別把我嫁給瀚王。」

董嬋又在我家中做客,聽我說完那天和董君白的對話之後,做了個結論。

我回憶了一下,內疚地承認:「好像是的。」

董嬋沉默半晌,道:「罷了,我原以為求你幫忙會有一線生機,可大魏的公主哪兒能決定自己的婚事呢?他是故意岔開了你的話,怕太直接拒絕會駁你面子,看來我一定會嫁給瀚王不可了,他從前就喜歡掌控別人,現在當了皇帝,更是想如何就如何了,東廠、錦衣衛的爪牙遍布大魏,詔獄裡冤魂……」

「公主!」青靄拿手帕捂住了董嬋的嘴,董嬋終於靜了,唯有瓷白的臉上兩行清淚往下流。

「不是的,公主,他是個好皇帝。」我說,「東廠和錦衣衛都是為了大魏江山穩定,為了能及時了解民情,詔獄裡關進去的都是奸臣。」

青靄見董嬋平靜,拿開了手,用手帕印干她臉上淚痕。

董嬋嘆氣,癟了癟嘴:「你只是他手裡的一把刀,你不懂。」

我沉默不語。

「青靄你也不懂。」董嬋又轉頭看著青靄。

青靄眨了眨眼睛,搖搖頭。

「青靄我想喝荔枝湯。」董嬋吸了吸鼻子,將頭輕輕靠在青靄肩上。

青靄是這世上最好擺布的小丫頭:「那我現在去給公主弄。」

「待會兒再弄,先讓本公主虛弱地靠一會兒,我太可憐了。」董嬋見我沒給她辦妥事,直接無視我,只和青靄說話了,「你近日有沒有新得什麼有趣的玩意兒?同我分享分享。」

「有。」青靄起身從架子上拿下來一隻木雕的鏤空小兔子給董嬋看,「裡頭能放一支短蠟燭,等入夜了點上蠟燭瞧更有意思。」

「這小兔子怪招人喜歡的。」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楓哥只是旁邊的空氣。

「欸?這底下怎麼雕了個遷字?」董嬋突然將小兔子的屁股朝上,問道。

青靄:「哦,這是茅遷雕了送給我的,公主你不說我還沒認出這是個遷字呢。」

我:「???」

董嬋:「茅遷?是何人?男人女人?」

我放下茶盞:「是看門的。」

董嬋看向我:「?」

我:「天要黑了,公主在這裡吃頓便飯再走?讓青靄做飯給你吃。」

董嬋臉色微微一變,神情似有一番掙扎,最終起身,拔下髮髻上一隻金蝶寶石釵子遞給青靄:「換你的兔子,換不?」

「換!」青靄毫不猶豫地把兔子給了董嬋,董嬋順手把釵子簪在她髮髻上。

青靄把金釵拔下來咬了一口。

董嬋皺眉憂愁:「……」

小丫頭之間的姐妹情總是分外黏糊,青靄依依不捨地望著董嬋:「公主你這就要走了?我哥說讓我做飯給你吃呢,你不吃?」

董嬋握著青靄的手,諄諄教誨:「青靄,公主我的人生啊,已經很悲慘了,你不能再讓我吃你做的飯了,知道么?」

青靄委屈地咬了咬嘴唇,道:「也沒有那麼難吃的……」

「你這小美人……」董嬋掐了掐青靄的臉,「少用美色來撒嬌。」

我眉頭不自覺皺起,總覺得這兩個小丫頭看起來有哪裡不太對勁。

董嬋喝了一碗荔枝湯又誆了青靄一籃子荔枝,終於走了。

晚飯是蘑菇燉雞,青靄吃完後坐在凳子上發了會兒飯呆,起身收了碗去井邊洗,我躺在院里躺椅上乘涼,閉目等待著碟碗摔碎的聲音傳來,然而先傳來的是青靄的驚聲大叫。

我飛快起身,抓上殺氣衝過去,護住青靄警惕地觀察四周:「怎麼了?」

青靄喪著臉,低落道:「我發現給公主的那籃子荔枝……是咱們最後的荔枝了。」

我隨著她的視線看向井中懸著的木桶,發現裡面只剩了一枚荔枝,不由得也陷入了憂愁里,最近吃荔枝吃習慣了,一時沒得吃難免有些失落。

「哥,你能找皇上再要點兒嗎?」青靄道。

我:「我也想吃,但是過幾天吧……皇上最近很忙,不能老去打攪他。」

最近監視瀚王一點兒成果都沒有,我也不好意思去找他。

「大人。」院外忽然傳來茅遷的聲音。

「哥走了,你別出去玩兒。」

我交待青靄,出了門去,臨走前用眼神警告了茅遷一番,他一臉茫然顯然沒懂,但今日已經來不及教訓他,我得先去出任務。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