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偏執王爺沒有心> 第十七章宮中失火1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七章宮中失火1(1 / 2)

17、

然而顧遲夜還沒來得及做點什麼,聞子瑜在外邊砰砰敲門:「王爺,宮裡出事了!」

顧遲夜懷裡還摟著衣衫不整目光迷離的寧宵,小白兔扒拉著床單,不安地動了動。

「陛下住的紫宸殿里走水,宮人正在救火,說是陛下昏過去,到現在沒醒!」聞子瑜急急詢問:「王爺,咱們要進宮去看看么?」

寧宵瞪大眼睛,茫然無措地望向顧遲夜。攝政王面色沉下去,目光再度冰冷,絲毫找不出剛才摟著他時那一閃而逝的軟意。寧宵自他懷裡爬出來,默默縮到旁邊。

「你睡吧。」顧遲夜說,起身拾掇了衣襟,大步流星出了門。

寧宵抱著膝蓋坐在床腳,目送他背影消失,下巴搭在膝蓋上,輕輕嘆氣。

好險,差點又心動了。也太沒節操了吧,忘了顧遲夜怎麼對他的嗎,怎麼對方稍微裝溫柔點就信了。顧遲夜說他好騙,這話真沒錯。寧宵鑽進被窩裡,暗罵自己不爭氣。

不爭氣的前太子,罵著罵著就睡著了。

顧遲夜剛接回寧宵,又馬不停蹄跑去皇宮看寧澤昕。所謂業務繁忙。

紫宸殿歷來是皇帝寢宮,這回突然走水,事發蹊蹺,整座寢殿都燒沒了,燒成了黑乎乎的廢墟,徒剩些斷壁殘垣。

顧遲夜到之後,詢問宮裡管事的太監,有一個就在寧澤昕身邊服侍的,名叫劉福。劉福從前便跟著慶妃,後來受慶妃所託照顧寧澤昕。

自打寧澤昕要當皇帝,劉福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做了宮裡掌事的大太監。劉福見到顧遲夜,不敢怠慢,急急上前:「王爺,您可來了。」

好像沒了他顧遲夜,慶妃與寧澤昕這對孤兒寡母,便沒了依傍似的。

顧遲夜微微皺眉,詢問道:「走水原因查了嗎?」

劉福抱著拂塵回答說:「著宮中羽林衛探查,這會兒在一一審問宮女太監。」

顧遲夜頷首:「陛下何在?」劉福忙道:「王爺請隨臣來。」

寧澤昕沒醒,紫宸殿走水時,他正在龍床上打盹,直到黑煙瀰漫床榻間,他嗆著嗓子睜開眼,大驚失色,連一聲失火了都沒來得及喊出,又被黑煙嗆暈過去,最後是羽林衛進去救了他。

寧澤昕脖子上纏了一層又一層紗布,臉色蒼白地昏睡著。

顧遲夜沒想到,他為了把寧宵抓回來,就疏忽了這麼一下,寧澤昕便遭此大難,險些死在紫宸殿中。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從前寧澤昕救他,他卻沒能及時來救澤昕。顧遲夜面色鐵青,在床榻邊坐下。

「脖子上是燙傷了。」劉福心疼,畢竟寧澤昕是他看著長大的,老太監說:「燒著的流蘇飄到枕頭邊,火苗還把頭髮也撩了,幸虧羽林衛進去及時…否則…否則陛下就……哎。」

慶妃雙眸含淚,雖則四十多的人,不過保養良好,常在宮中享富貴,無憂無慮,半點看不出老意,和寧澤昕不像母子,更像姐弟。慶妃這會兒堪堪止住眼淚,握著寧澤昕伸出被外那手:「我兒一身行善積德,何故受此大難。」

顧遲夜沒說話,擱在膝蓋上的拳頭緊緊捏著,轉而問劉福:「查出放火原因了嗎?」

劉福說:「老臣這便去問問。」

沒一會兒,劉福回來道:「王爺,羽林衛不敢肯定,或許是擱在窗戶邊的燭台,一下把木頭點著了,所以著火。」

平常燭台都是擱在桌案上,怎麼會放在風一吹就倒的窗戶旁。顧遲夜難免懷疑:「有人故意?」

劉福臉色微變,哆嗦起來:「這…這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慶妃驀然想起什麼似的,坐直上身,恨恨地咬牙:「這宮裡多少人從前服侍先帝和那小孽種,他們要是一心為了那孽種…謀害我兒…」

慶妃懷疑是有人為寧宵報仇。顧遲夜沉聲喝止:「慶妃,先帝逝世,寧宵下落不明,沒可能來害澤昕。」

慶妃語塞,她和寧澤昕還得仰仗攝政王幫扶,雖然心有不甘,到底說不上話,攥緊了手中絹帕,留著眼淚不說話了。

「誰救的澤昕?」顧遲夜問。

劉福說:「羽林衛里的,名叫陳業,得知陛下還在紫宸殿,第一個跑進去救出他。」

「把他叫來。」

劉福點頭。

陳業貌不驚人,隨處可見的尋常人長相,小麥色皮膚,面容頗有幾分剛毅。見到顧遲夜時,也沒像旁人那般諂媚奉承,不卑不亢地作了揖。

「你從前做什麼的?」顧遲夜感覺他有幾分眼熟。

陳業並不避諱,回答道:「回王爺,從前跟在太子寧宵身旁,東宮侍衛。」

慶妃不高興了,騰一下站起身,她忌諱和寧宵有關的任何人,畢竟做賊心虛,奪了寧宵帝王還派人去暗殺他。她長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