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當仙尊被當眾退婚後> 第十章也算因禍得福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章也算因禍得福(1 / 3)

傳聞千年以前,這片大陸靈氣充沛,六界界線分明,大家友好發展,但妖族魔族等得上天眷顧,修鍊速度甩出人族好幾條街,加上族類好鬥,吃飽喝足就喜歡盯著別人,今日滅人族一個山門,明日屠人族一個教派,泥人尚且有三分脾氣,梁子一旦結下仇恨只會越來越深。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族式微已久,天道一個破例,就飛升出幾位名動六界的大人物。

那時候真的大能齊聚,遠比現在熱鬧多了,忘淵帝也算其中之一,傳聞他是從一片血腥溶洞中爬出來的,沉悶不愛說話,瞧著小年輕一個,當時有不少人仗著資歷深法寶多,就想給他點兒顏色看看,結果自己長埋地下,運氣差點兒的被焚骸劍剿滅神魂,連重新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剛出道的忘淵殺心很重,甭管什麼妖魔鬼怪,敢往他臉上送他就敢殺一個給六界瞧瞧,長此以往名氣就來越來大,後來人魔大戰,人族取勝,其中忘淵帝就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他的名聲哪怕放到現在的魔界,也能將一些魔王嚇得哆嗦。

而與忘淵帝齊名的,自然就是他的本命劍焚骸。

焚骸乃上古玄冰打造,在熔岩中淬鍊九九八十一天才得以出世,當時天降異象,方圓百里萬物枯萎,聽聞還燒起了業火,而忘淵帝鍛劍鍛得睡著了,就有不長眼的想來奪劍,可焚骸已生劍靈,會自己擇主,又是一把殺戮之劍,需飲血露鋒芒,所以等忘淵帝醒來,滿地的屍體。

自此一人一劍,打得六界心服口服。

算起來焚骸不問世已久,哪怕是三十年前封印「滅靈君」,也無人窺得焚骸劍半點劍姿。

而此刻,這柄劍被問清仙君握在了掌心。

剛一接觸就能感覺到濃郁的殺伐氣息,像是回到了千年前血污蔓延的戰場,天色一色,屍骸遍野,期間的靈氣激得宿問清氣血蕩漾,到底沒撐住,輕咳著鬆開了。

他現在碰不了這些極具靈氣的神兵。

焚骸似乎愣了一下,輕輕跳動著靠近宿問清,然後劍柄朝內,輕輕戳了戳青年的肩膀。

宿問清明白了它的意思,蒼白著一張臉,笑著溫聲道:「我無礙。」

問清仙君忽然多了一個小尾巴,他走哪兒焚骸就跟到哪兒,柳妄淵並不是一個稱職的主人,可能也把孩子憋壞了,有時候宿問清看著焚骸飛出去,嗡鳴引得四周猛禽都退避三舍,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再回來,身上要麼沾染著些許花香,要麼沾染著些許露水,看起來玩的很開心。

柳妄淵不在,這柄劍也能聊以慰藉,宿問清也很開心。

邱苑繕自那日飛出結界後就再也沒回來,宿問清以為這人挨了打知道疼,懂得點到即止。

第三天的時候,宿問清掐著時間覺得柳妄淵要該回來了。

問清仙君不問世事,所以並不知道外界已經炸開了鍋。

幽冥鬼谷的百蕊穿心蓮丟了,看護的妖獸怎麼說也是個化神前期的修為,結果在一個雨夜被悄無聲息地斬殺;妖界一顆上古蛟龍留下的靈丹也丟了,來人似乎很懂玄妙八卦之法,反正等打掃的弟子發現盒內早已空空如也;魔界則丟了一株呵護了三百年、幾乎有起死回身之效的靈草,其它門派零零散散就不算了,總之損失慘重。

魔界懷疑妖界,妖界怒罵鬼界,冥界跟虛空界一個死氣沉沉不能存放任何寶貝,一個遁形於天地之間,素來不問紅塵,人界向來自詡正道,再者也沒什麼人修有這個能耐,唯一有能耐的問清仙君修為喪盡,出了清靈山隨便一個人都能捏死他,越是猜測眾人就越是惶恐,難道說哪位上古大能醒來了?不應該啊,一點兒徵兆都沒有。

而將六界攪翻的忘淵帝此刻正走在寂靜無人的林子中,這裡鬼氣森然,枉死的冤魂不在少數,換成隨便一個生人早已被拆吞入腹,但的的確確一個鬼影子都沒有,眾鬼都害怕被這位打得魂飛魄散。

一顆珠子正被男人拋擲著玩,在黑暗中發出幽白的光芒,柳妄淵算著清靈山此刻正值正午,等他拿到「極陰之氣」,煉藥的材料就齊全了,傍晚時分就能回去。

回去……柳妄淵被這個念頭弄得微微一挑眉,他從未對任何地方產生過歸屬感,就是忽然間想到宿問清,想到那張蒼白俊美的臉,就覺得天嵐派也算個人傑地靈的好去處。

***

今天陽光不那麼充裕,睡到下午就開始發冷,宿問清醒來後看了看時辰,扛著毛毯打算回竹屋。

就在這時「嗡~」一聲,結界應聲打開。

從外面走進來一行人,為首的是外出遠歸的白燕山跟執法長老,身後則跟著四位,分別是聞伊人、白冷硯跟他的「左右護法」,金城還有周可為竟然也來了。

宿問清今日不怎麼疼的腦袋忽然開始「蹭蹭」起跳。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