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772我怕折壽(1 / 2)

[]

/

寧然問過謝明初之後,謝明初只一頭霧水的跟寧然說:「我怎麼知道?」

寧然:「……不是你告訴我,要查江家,就要進那個要重開的機構嗎?」

謝明初滿頭黑線道:「那是我從我爺爺那裡聽到的。只知道當初那個地方的關閉與江家出事有關,具體的,我哪兒知道呢?」

寧然:「……」

寧然只好放棄。

後面寧然再怎麼冥思苦想都沒有頭緒,之後先將事情移到別的地方上去。

因為這事,寧然一時不想再見江矜。

不管江矜當初是不是江家的叛徒,寧然都沒辦法在這最後一刻放棄江矜,是以她研究出最後一版解藥後,直接交給了溫涵涵,由溫涵涵轉交給趙天嶺。

溫涵涵明顯是已經和趙天嶺修正成果,提到趙天嶺時,笑的一臉甜蜜。

但她疑惑的問:「然然,你怎麼不自己給阿嶺啊?」

沒人瞥她一眼,調侃道:「怎麼,這就叫上阿嶺了?」

溫涵涵不好意思的捂嘴笑,害羞道:「哎呀,我都沒有笑過你和顧團長。」

寧然笑了下,沒再說什麼。

對於溫涵涵和趙天嶺在一起這件事,寧然雖然不知道過程,只知道結果,但她挺感慨的。

有江矜這層關係,那她應該叫趙天嶺一聲堂哥吧?

以前的她是萬萬沒想到,她和趙天嶺會有這麼層親戚關係。

她和趙天嶺認識的最開始,還是趙天嶺帶人圍她。那時候的趙天嶺也肯定不會想到,他即將要準備揍的人,會是他的親妹妹。

而和她從一開始就交好的溫涵涵,最後要成為她的嫂子。

親上加親。

只能說,緣分這東西,真特么的奇妙。

該遇到的人,就算上輩子不認識,這輩子,兜兜轉轉也會遇到一起。

寧然轉念想到之前,江矜一直跟趙天嶺強調要叫她妹妹,神色就淡了幾分。

恐怕那個時候,江矜不但已經想了起來,而且已經意識到不對了吧?

寧然後面就沒有再去過趙家,也沒有見過趙天嶺等人,開始忙自己的事業,每天早出晚歸。

七月底,高考成績便出來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是,垚城高考狀元不是一向在各個學校碾壓同齡人的趙天嶺,而是半路上來的寧然。

趙天嶺以兩分只差,僅次於寧然。

謝明初與趙天嶺並列。

成績出來時,寧然窩在公司里,兩耳不聞窗外事,還是盧尤宗告訴她的。

成績出來後,寧然家的門檻幾乎被人給踩破,家裡的電話也幾乎被各大高校打爆。

但寧然都沒理,也讓寧成暉和許玉珠不要對外說露她的消息。

八月初,開始報第一**學志願。

寧然義無反顧的填了國防大。

且只填了國防大。

趙天嶺與謝明初同樣填了國防大。

報完志願後,趙天嶺還來找過寧然一次,如同絲毫沒意識到寧然刻意迴避過他似的,非常感動地說:「然姐,你是不是因為我想考國防大,知道我老爸老媽肯定逼我跟你填,所以才填的國防大啊?」

寧然:「……」

寧然心情有點微妙:「你高興就行。」

趙天嶺高興壞了。

寧然微嘆口氣,不經意似的又說:「還有,以後別叫我姐了。」

趙天嶺聞言,瞳孔地震,渾身都哆嗦了下,特小心翼翼的問寧然:「為什麼?是不是我哪裡惹到您老了?」

寧然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三秒,然後道:「……我怕折壽。」

趙天嶺:「???」

拜託,他怎麼看都覺得他才是那個要折壽的人好嗎!

寧然卻沒心情和他繼續說下去了,隨便應付了幾句,便將人支走。

趙天嶺還沒來得及跟寧然說他媽已經徹底恢復的好消息,就一臉懵的離開。

回去時,他實在不安心,問溫涵涵他最近是不是無形中惹到了寧然。

溫涵涵一臉問號:「怎麼可能?你要是惹然然不高興,然然不都當場報仇了。」

趙天嶺:「……」

說的也是。

……

八月中旬,終於到了許林和孫月的婚宴。

他們辦的並不是很盛大,只是包了一家不錯的酒店,然後請些重要的親朋好友過來。

不過,寧然認識的人,基本上全都來了。

就連出差途經垚城的紀紅梅,聽說寧然的舅舅辦婚宴,也馬不停蹄的過來,隨了一份很厚實的份子錢。

當然,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