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女生小說>暴戾皇帝的美人狐妃> 第十二章我每次都很痛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第十二章我每次都很痛(1 / 2)

蕭承允握著他的小爪爪,應著他道:「好,既然阿洲不喜歡寶寶,那就不要了。」

蕭承允雖然附和著他,眼裡卻落寞的很,看得花洲心裡很難過。

花洲又說:「我也沒有不喜歡,寶寶小小的,很可愛……」

蕭承允沒再繼續說孩子的事,而是摸了摸他的頭髮:「阿洲最重要,不提了。」

花洲這樣的人,越是上趕著逼他做什麼,他越是會倔著不點頭,什麼法子都不好使。

但只要稍微疼他一點,為他著想一點,他的心就會立即柔軟下來。

花洲還想說什麼,蕭承允沒讓他說出來,掐了掐他的小臉道:「這麼好的月光別浪費了,阿洲會不會跳舞,給朕舞一曲好不好?」

花洲披了白紗,學著印象里舞女的模樣在月下跳舞。

他跳的並不好,但柔腰細條,單是披著白紗,在月下水旁轉幾個圈也是極美。

更何況蕭承允的心思也不在看他跳舞,他越是不提這件事,這件事越會往他心上長,花洲的脾氣實在太好摸清。

其實花洲自己也不知道,三色公狐孕育子女的關鍵,在於心甘情願。

三色靈狐一貫的倔強高傲,只有他甘心喪盡靈力,情願忍生子之痛,珠胎才能結在腹中,否則孩子是落不下的。

他必須要全心全意的愛上他。

蕭承允捏緊了手裡的酒杯,他一定會全心全意愛上他。

蕭承允從不質疑自己的能力,他想做的事,就一定呢能做到。

他欣賞著月下美人,拍手叫好:「阿洲真……」

一個「美」字還沒說出口,山中驟然射出暗箭,直朝他後心飛來!

蕭承允堪堪避過去,幾個旋身到了花洲身邊,牽住他的手。

刺客蝙蝠似的從四周飛升而起,亮出刀劍,招招奪命。蕭承允奪了把刀跟刺客拼武,刀刃撞出細碎的火花。

蕭承允長刀側出,將花洲護在身後。

花洲雖是靈狐,卻從未行過害人之事,見蕭承允左劈右砍,刀刀見血,躲在他身後嚇壞了。

他從沒見過這麼多的血,也沒見過一個又一個的人倒下去死了。

熱血濺到他臉上一滴,他打了個激靈,躲在蕭承允身後不敢亂動。

守在外圍的禁軍聞聲迅速往溫泉趕來,刺客聽到腳步聲手上的招式越發凌厲,花洲讓劍光閃了眼睛,再睜眼卻看到一柄長劍朝蕭承允背後的空門刺去。

骨肉刺裂,一聲悶響穿入人腹。

「花洲!」

蕭承允一刀砍了持劍的人,接住站不穩往後倒的花洲。

千鈞一髮之際,花洲沒有思考就擋了過去,長劍驟然貫腹,一時間竟也沒覺著疼,這會兒讓蕭承允接在懷裡,才頓覺疼的厲害,煞白的臉上冷汗直下。

好在禁軍很快趕到,將刺客圍剿。

蕭承允抱起花洲,輕喚道:「阿洲,阿洲別睡。你聽朕跟你說話阿洲。」

花洲抓著他的衣領,緊咬著牙忍耐腹部的痛感。

禁軍跪下請罪,蕭承允瞬間暴怒道:「查!給朕查清楚!凡是有干係的人統統誅了九族!連同今日當值的禁軍統領也一併拖出去砍了!」

蕭承允飛快的往行宮裡跑,命人快馬去請了太醫。

花洲腹部的劍刺的很深,幾乎就要把他薄薄的軀幹刺穿,蕭承允檢查了一番,也不敢冒然拔劍,只能握著他的手,不停的跟他說話,等著太醫來。

太醫被馬顛的暈頭轉向,也一刻不敢耽誤的往殿內跑,見了花洲身上的傷先是一驚,如果換了尋常人,這樣深的一劍,定然沒命了。

太醫診過脈,越發確定了花洲的身份不是人族。世間精靈很多,但未得道成仙,就算壽命長於普通生靈,會些法術,終究肉體凡胎,會傷,會死。

太醫道:「皇上,臣現在要為花公子拔劍,但在此過程中,需要請公子保持清醒。」

「阿洲,」蕭承允親了一下他的額頭,「阿洲,太醫要給你拔劍了,如果疼就咬著朕,好不好?答應朕,不能睡。」

花洲吃力道:「不睡……」

「嗯,等阿洲好了,朕帶阿洲去獵兔子吃。」蕭承允按照太醫的意思,一隻手臂攬住了他,避免他亂掙扎,影響拔劍。

蕭承允把另一隻手遞到了花洲嘴邊:「咬著朕。」

手指遞到花洲唇邊,他抬起眼睛,很入神的看蕭承允的眉眼。他用涼涼的舌尖觸了一下他的手指,牙齒輕磨了幾下,眼睛裡似乎是在笑。

太醫趁著他注意力分散,聚力拔出長劍,那一瞬間花洲突然鬆了口,沒有咬住蕭承允的手指,把頭偏到一邊,咬緊牙關獨自忍耐,只在很疼的那一下低低的悶哼了一聲。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