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墨寶>玄幻魔法>拐個老攻回家種田> 今天成為一族之長
閱讀設置(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X

今天成為一族之長(1 / 2)

散席後,秋伶瀟回房跟夏月悟抱怨大舅兄心眼小。

夏月悟笑道:「我大哥不是故意要嘲諷你,而是提醒你千萬別跟我祖父透露我現在的修為。」

「為啥?」

輕輕敲了他的小腦袋一記,夏月悟沒好氣地道:「還用我解釋?在這我現在才十六歲,就已經是築基四層了。他要知道了,為了家族利益即使逼著我們和離,也要把我弄回去的。」

「換我一定不會那麼做!」為了搶回來一個可有可無的子孫,逼著人家拋夫棄子(並沒有子!),太卑鄙了!

「你不會,不等於別人不會。而且,秋族長一定會全力阻止,那麼夏秋兩家極有可能因為我們倆的事情而交惡。」

要真那樣夏月悟的處境就會很艱難了。

一方面他必然要留在自己身邊,不然無法獲得靈田種植魂米,另一方面他父母兄弟都在夏家,交惡的話父母兄弟與他都會很為難,太慘了!

秋伶瀟倒沒想過他跟這個世界的親人的感情其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深厚。

不過,能避免麻煩還是該避免的。

還好夏族長對於嫁出去的孫子並不太關心,一直都沒有問過他的修為如何,只一心緊著那白白得來的礦場。

秋家已經先行選了海島比較大和平整的西北島群,夏家就選了東北方沒怎麼開發的島群,春家挺想要冬家留下設施的東南角,可又怕要了那一片會引起冬家的反彈,猶豫再三終是選了島嶼比較分散的西南島群。

三家商議好怎麼瓜分地盤後,冬家族長才氣急敗壞地姍姍來遲。

自知惡行敗露,冬家族長對於自家的礦場被其餘三家瓜分不敢有一句怨言。得知將已開發過的東南角留了給他,心中還是有一點點慶幸。

當三位族長提出,要是死去的修士家屬向藩王告狀,官府判決要賠付的銀錢一概由冬家負責,他也只能擦著汗一疊聲答應「是是是」。

最後,他還被秋族長敲詐了一大筆贖金,贖回那批島上守衛。

冬族長只能咬著牙忍耐著怨怒,討價還價一番,最後以一千兩黃金一人贖回他們。並且,往後西陽鎮碼頭允許停靠其他三大家族的船隻,只不過這些船隻用來搭載前往橄欖群島的家族子弟,並不摻和到歷練船的生意中去。

至此,冬家只丟了四分三的礦場,保住了其他生意的完整市場份額。

至於西陽鎮的鎮長為了平息民憤,只能當炮灰了。他家在西陽鎮的鋪子歸還冬家,其餘三家不插手。新的鎮長就由駐紮在外鎮、原是藩王任命的外鎮鎮長兼任了。

匆匆瓜分完礦場,秋族長就告別了滿臉喜色趕著上島視察的兩家族長,在眾族長羨慕妒忌恨的目光中,帶著兒子坐上飛蛋趕回駱城了。

玄階上等法器確實與眾不同,比他們來時踩著的飛梭要快上好幾倍,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經回到駱城。

遠遠看見飛蛋過來,早有人通報府中留守的大長老,大長老連忙帶著一眾大小夫人和少爺小姐前往門前迎候。能擺得出檯面的修士都被老祖宗帶走了,只能讓身份還算是半個主人的都出來充場面了。

飛蛋在萬眾矚目下徐徐降落在秋府門前,當先走出飛行法器的正是玉樹臨風的秋族長。

秋媚荔露出諂笑正要上前,秋族長身後閃出一人,擋在了她面前,高聲喝道:「退後,不得衝撞族長!」

秋媚荔一豎怒眉,「你是什麼東西,膽敢擋本夫人的路?」

秋英海咧開嘴,冷冷一笑:「新任武事堂副堂主秋英海。」

「什麼?」不但秋媚荔大感驚訝,在場所有人都驚詫無比。

「沒錯,是我新任命的。」丟下一枚不吝於重磅炸彈的一句,秋晏仁瞧也不瞧愕然的一眾人等,大步跨入秋府大門。

相迎的眾人互相對望一眼,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跟隨在後。他們都知道秋族長馬上就要來算賬了。

「秋炳壬、秋媚荔,你們可知自身犯了何等大錯?」高高上坐在族長交椅,秋晏仁冷冷發問。在他左手邊站著秋伶瀟,右手邊是眼神微帶不安的大管家秋洪予。

大長老和大夫人秋媚荔跪在下方不吭聲。

「哦?難不成你們不服?」

「族長,老夫何罪之有?」大長老抬頭一臉的不忿,「族長在那種情況下一別數月消息全無,連老祖宗親自率人也無法尋出族長蹤跡。秋家上下因而人心浮動,若是不再選出新族長安定人心,於秋家有害而無益,老夫支持重選族長並無錯處,且老祖宗也贊同。族長若是非要治老夫的罪,只怕會寒了秋家眾長老的心。」

「秋炳壬,你這是在威脅我?」秋晏仁眯縫起眸子,半掩藏起銳利如刀鋒的眼神。

「不敢,老夫這只是實話實說。」大長老

上一章目錄 +書籤 下一頁